安剑利说,杨高飞家庭贫困,家里还有12岁的弟弟和81岁的奶奶,为供杨高飞上大学,家里东拼西借凑够学费,“我和他经常一起做兼职,几乎每个双休日他都在勤工俭学。他每个月的生活费控制在600元左右,都是靠自己兼职挣的”。

此次收购案中,作为标的公司的闲徕互娱整体作价65亿。然而仅在3个月前,2018年11月的一次股权转让中,闲徕互娱的整体作价才只有32亿而已。3个月价格翻倍,莫非是打麻将、斗地主之外,又崛起了棋牌第三巨头?